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低端LED业巨头倒在低价竞争路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16 16:22:31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2013年7月2日,张伟琦老远看到中山市雄记灯饰厂(以下简称雄记厂)外围着一圈人,心里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雄记厂为中山古镇少数几家规模过亿元的LED企业。张伟琦是雄记厂的供应商,这天,他来到雄记厂,准备拿回近三个月的货款。  “老板‘跑路’了”。人群中不知谁告诉张伟琦,在欠下几百名工人的工资和几十名供应商的货款后,雄记厂的老板谢映雄及其家属现在已经不知所踪。张伟琦顿时傻了眼,自己20多万元的货款可能一分钱都追不回来了。很快,雄记厂老板跑路的消息在这座有着“中国灯饰之都”美誉的中山古镇炸开了锅。  记者在中山调查发现,如此规模的一家大厂,毫无预兆地倒闭,令古镇的不少灯饰企业主觉得不可思议。而一切仿佛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多个供应商告诉记者,雄记厂以生产低端LED灯具著称,在不顾质量的基础上拼命压低售价,最终让自己走入了死胡同。  同时,雄记厂的现状可能是LED行业低质低价企业的一个缩影。  6月初,高工LED在广州举行了一场高峰论坛。在论坛上,有专家表示,现在LED行业鱼龙混杂,未来几年,市场仍将面临洗牌,可能有50%以上的中小企业会在竞争中退出。  雄记厂年销售规模过亿  中山古镇位于中山、江门、佛山市三市交汇处,毗邻港澳,因灯饰闻名海内外。  据古镇镇政府官网介绍,从1982年发展至今,当地已形成了以古镇为中心,覆盖周边三市11镇区,年产值超千亿元的灯饰产业集群,成为世界性几大灯饰专业市场之一,是国内最大的灯饰专业生产基地和批发市场。全镇拥有灯饰及其配件工商企业1.27万家,2012年,灯饰业总产值达158.1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60%以上。  雄记厂则是这一万多家企业中为数不多的销售规模过亿元的企业。近两年,随着LED大潮在全国各地蔓延,该厂也从传统灯转为生产LED灯。  7月1日,供应商罗子鸣还给雄记厂送了两万多元的货物。7月2日上午,雄记厂又打来电话,要罗子鸣再送一些(货物)。谁知7月2日下午,就传出了老板跑路的消息。  古镇宣传办给记者的一份新闻通稿称:7月2日下午16时许,古镇综治办接报,中山古镇某灯饰厂经营者谢某疑似逃匿,涉嫌合同诈骗及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致使供应商及工人聚集于该厂。  7月4日,记者在雄记厂外看到,警方正把一箱箱库存产品装车,然后运走。多名工人仍在门外,等待政府部门关于工资的处理意见。  罗子鸣在雄记厂老板跑路前并未觉察出任何异样,但据工人介绍,6月27日,大家已经没有具体的事情做,很多人在车间里玩手机。张伟琦主要向雄记厂供应LED灯的灯头。“都是血汗钱,他这一跑,我一年就白干了。”他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雄记厂供应商的名单,在这份名单上,雄记厂共欠下40多名供应商的数千万元货款。  “我们供应商简单地计算了下,欠款总额估计在5000万元以上。”张伟琦说,他还不是这些供应商中最惨的一个,有好几个人被拖欠的货款都在400万元以上。  7月4日至7日,记者多次拨打雄记厂老板谢映雄的电话,但是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雄记厂在古镇主要做低端产品,在行业内,这种产品被称为“烂货”。“烂货”的显著特征是价格非常便宜,但产品质量根本没有保障。  罗子鸣则是雄记厂的LED灯罩供应商。他告诉记者,雄记找他采购,都是选择最低端的产品。这样,雄记能够以极低的价格出货,从而迅速占领市场份额。  据供应商介绍,雄记开始的灯具价格还稍微有些理性,以3W的LED球泡灯为例,售价在5元左右,这个价格还有些微薄的利润,但到后来,雄记开出的售价只有3.8元。供应商们合计,这个价格连成本都没法弥补。  张伟琦说,雄记厂选择这样的一条路,也是无奈。古镇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产业配套已经相当成熟,几乎任何零配件、材料都能在这个镇上采购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他说。  这种全产业配套使得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非常低。租一间厂房,买几把烙铁,从镇上采购回需要的配件,回家进行简单组装即可。在古镇,记者随处都能看到这样的作坊式企业,有的还有个招牌,有的则无任何标识。古镇的官网资料也显示,全镇已登记注册的个体工商牌照超万家,超过六成的家庭成为大大小小的企业主。  张伟琦说,门槛太低,进入的企业就非常多,这样为了能卖出去东西,大家就只能进行恶性的价格竞争。“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在采访中,一位灯饰企业主对张伟琦的说法感同身受。  佛山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山3块多钱就能买到一个球泡灯,而有的地方这种类型的灯可能要卖几十元甚至上百元。  一方面要做低价格,另一方面又要赚钱,这样,一些企业就在产品质量上做起了手脚。张伟琦说,以灯头为例,一个质量合格的灯头成本最少要8分钱,而有的厂家8分以下就出货,以这个价格出货的,很可能就偷工减料了。  据张伟琦介绍,最开始灯头的顶端用的是玻璃材料,这种材料耐高温,但生产设备昂贵,一套需要几百万元,玻璃上面还要焊锡,工艺复杂。  后来古镇的一些企业开始以塑料代替玻璃,这样不需要焊锡,生产设备也只要20多万元。玻璃材料能耐五六百度的高温,阻燃性好。塑料也分耐高温的和不耐高温的,一开始大家还用耐高温的塑料,后来有企业就用不阻燃、不耐高温材料。这两种塑料的区别在于,耐高温塑料每吨价格在2万到3万元间,而不耐高温材料一吨只要8000元。  张伟琦说,除了灯头顶端的材料不同,灯头金属壳的厚度也不同。有的为了节省成本,就尽量降低金属壳的厚度,结果手一捏就凹下去了。在他眼中,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合格,是不能拿出来卖的。他说,其实很多人也知道,这种做法不是长久之计,但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你不做有别人做。  雄记厂跟不少古镇的企业一样,陷入到了这种低价恶性竞争中。该厂有工人向记者反映,除了采购价格低廉的配件外,工厂甚至还会省去一些工序,以进一步降低成本。这样的后果便是产品质量根本没有保证。记者获得的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雄记厂的一些LED灯用不了20个小时就坏掉了。  据了解,用这种方式,雄记厂的销售规模迅速上升至古镇前列,但其售后却严重跟不上,产品质量形象不断受损,最后发展到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  多方利益受损的结局  吴育林告诉记者,LED产品作为普通消费品,正在进入这个市场。但市场是慢慢打开的,而厂家的数量和产能却是爆发式增长的,这样肯定会有一部分企业被淘汰出来。  另外一方面,他认为,国家对LED产品还没有统一的强制标准,所以同一类型的灯售价从3元到300元都有,这就造成了整个市场的混乱。一部分厂家想快速占领市场,拼命降低价格,就把质量做得很差,最终被市场淘汰。  广东省照明电器协会会长全健认为,不仅仅是古镇,其他地方,其他行业,价格战也很激烈。但总体而言,古镇的东西确实更便宜,粗制滥造的东西也多一些,价格决定了成本。“这种做法对于企业来讲,可能暂时是获得了一些利益,但是对整个行业,对企业所在的区域都会形成很大伤害。”全健说。  其实这是张伟琦在一年多时间里遭遇到的第二次老板跑路事件。上次他因此损失了5万多元,至今没有追回。“大家都没有安全感,跑路事件就像一个地雷,大家都不知道哪一天会在自己身边引爆。”他说,很多人都像他一样,没办法踏实地做生意。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执行会长洪仕斌说,这种不顾一切去低价竞争的模式,已经损害了多方的利益。像雄记厂这样牺牲质量拉低价格的企业,最终以倒闭告终。而活着的供应商,则要在一定程度上为倒闭的企业买单。如果价低质劣的产品在古镇横行,那么“灯饰之都”的品牌形象也会受到影响。  今年初,广东省质监局公布了对51批次的LED路灯及光源控制器的抽查结果,其中20批次不合格,不合格产品发现率达39.2%。这也就意味着,大量不合格的LED产品正充斥着市场。  高工LED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在上述论坛上也称,尽管上半年市场需求回暖,但整个产业全面过剩的格局并没有得到根本的纠正,从外延、芯片、封装、下游,产能都有过剩。那些靠低质低价谋生的企业,在未来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市场份额将越来越向有品牌、有渠道、有创新的企业集中。  当然,也有分析人士表示,价格竞争是企业竞争的常用手段之一,这些低价企业如果能通过改善工艺或者增加技术含量等方式,提高产品的质量,做能经受住市场考验的产品,在接下来的淘汰战中或许还有胜出的机会。

沈阳白癜风治疗

深圳无痛人流的医院

腰间盘突出专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看白癜风的费用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