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的凄惨故事没有人会听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7:05 阅读: 来源:球磨机厂家

有一次我要去成都出差,前一天在网上与一位很熟悉的朋友(女的)聊天。

她问我:到成都做什么?

我回答:玩。顺便办点事。

她很自然地开玩笑:玩女人?

我也半开玩笑地回答:顺便和女人一起玩,不叫玩女人呀。

晚上睡觉时,我突然想起这个对话,越琢磨越不对。为什么她会自然地把女人定位成被玩的人呢?

不少女生常常情不自禁把自己定位成这样的角色,然后心安理得地愤怒、忧伤、愁怨。仿佛生来注定就是要做悲情的角色,垂泪看花落,漫步空城,顾影自伶。这似乎也是东方审美的一种情趣,忧伤的前缀,竟是美丽,约定俗成,司空见惯。

仿佛条件反射地一爱就唉,一声叹息,一生病态。幽怨做爱人就做诗人,而诗人多是艺术的怨者,文字的怨妇怨夫。所谓牢骚宜于散文,而忧伤宜于诗,诗是关于忧伤的奢侈,都是中国文学传统里一个固定套路,好端端过着闲适日子的人一做诗就情不自禁伤春悲秋

在现代社会,这种牢骚诗演变成了苦情歌。

太委屈我对情对爱,全都不曾亏欠你你却把别人拥在怀里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我的真情难道说你不懂

还有更贱的: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

这些歌词在KTV点唱率很高,很多人都爱唱,觉得心旷神怡、深情无限。

其实,这种歌词深处,表达出来的情绪状态在心理学上称为受害者思维。这是一种消极的应对问题方式,本质上是一种逃避心理。人总会本能地唾弃被挞伐的狠角色,犹豫地放弃被尊敬的好角色,然后顺水推舟扮成被同情的角色。

现实实生活中,很多人明明觉得自己为人处世真诚友善,可遇到问题还是常常被人冷淡、误解甚至作为攻击和发泄对象最后,他们陷入埋怨、懊恼的情绪之中,感叹苍天没眼。

这个世界的确如此不完美,我们可以见到很多自认为生活不幸的人,他们满脑子的受害者思维,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于是,他们必须找人来听自己诉苦,听自己讲凄惨故事会。

如果一个人在网上购物被骗了,他会和同学或身边的朋友倾诉,一起讨伐那个无良的商家是多么可恶;如果一个女生失恋了,她的女伴会集体聚集起来,陪她喝酒,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果一个人上午被老板骂了一顿,他很快就会和几个同事互相吐槽,成立受害小队,他们在中午聚餐,主要任务是在一起讨论自己的老板有多变态

刚开始,大家或许都会怀着善良的心听着他们一遍遍讲述着关于这个人的凄惨故事会,然而,时间长了或者总是一遍遍地重复,这个人就会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似的一味地怨天尤人,那随之而来的是朋友的远离和亲人的负气,更多的是会影响自己再次选择幸福。

中国真是一个盛产怨妇、怨夫的国度。不论电影里小说里还是现实生活里,总能看到一群群女人淌着眼泪拖着鼻涕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两口子吵架了,不论是谁有理谁无理,她寻定是哭到稀里哗啦: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跟单位同事意见不合,回过头来他一定愁眉不展怨天尤人:为什么他们全都欺负我?!一点点小事,他能联想发挥到极限;些许小矛盾,她能夸张到无限大。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天下人全都负了我!

一旦受害者思维弥漫,不仅会使生活变得不晴朗、不快乐,还会使我们习惯性地拒绝反省自身的责任,总觉得自己很无辜,然后理直气壮地要求别人承担责任和义务,甚至内心变得狭隘。本想以退为进,仿佛也省事。却把自己的角色囚禁在一个尴尬的弱者、病者的位置上。唉,还有什么比当一个弱者更悲哀的?不仅悲哀,伤害自己,还绑架他人。

台湾著名作家琼瑶的处女作小说《窗外》发表后,大获好评,并搬上了银幕。父母在电影公映的第三天去看了电影。看完之后,母亲瞪着眼睛看着琼瑶。琼瑶回忆道:世上再没有那样的眼光,冷而锐利,是寒冰,也是利剑。不知瞪了多久,母亲狂叫:为什么我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写书骂父母不够,还要拍成电影来骂父母!你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把我杀了?琼瑶扑通跪下了,抓注母亲的旗袍下摆,泪如雨下。母亲啊,为什么要博得你的欢心,是这样的艰难?

南充西服订做

宁波制作工作服

连州市工作服定做

葫芦岛定做工作服